鞠建东个人简介背景 为何获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提名

淘宝天猫

鞠建东个人简介背景: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经济系教授,清华大学国际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自2014年起担任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院长。1982年获南京大学数学系学士学位,1987年获清华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1995年获美国宾州州立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主要讲授课程:高级国际贸易。鞠建东于1963年出生于南通如皋,鞠建东15岁考入南京大学数学系,22岁考入清华攻读经济学硕士,27岁赴美留学直至成为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的终身教授。

从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的网站简介上看到,鞠建东为美国宾州州立大学经济学博士、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院长、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国际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国际经济与金融学会中国分会副会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高级顾问、中国国际贸易研究会副会长。主要研究方向为国际贸易;国际金融;产业组织。

被提名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消息一经披露,瞬间引起了各方关注。但鞠建东教授本人非常低调,表示从提名到获奖有一个较长过程,不愿意被过度关注,希望能继续保持一个安静的治学环境。

鞠建东:为何美国对中国出口太少?

为何美国对中国出口太少?更进一步,为什么美国在其比较优势越强的产业,对华出口越少?中美贸易对话的中心议题,应当是“美对华出口结构扭曲”,而不是“人民币汇率”

贸易争端是中美外交上的热点话题。近二十年来,中美贸易总额以年均20%的速率激增,与此同时,贸易不平衡问题却日益严重。中国海关数据统计显示,1989年至2000年,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为平均每年64.5亿美元;自2001年起,伴随着中国加入WTO及出口规模的迅速扩大,对美顺差逐年递增,至2008年已高达1709亿美元。由于统计口径的差异,美国商务部计算的中美贸易差额略大于此,但两组数据均一致表明,这是美国有史以来对单一国家的最大贸易逆差,也是中国对单一国家的最大顺差。

对于中美贸易失衡,国外政界和学术界都不约而同地将焦点聚集在人民币汇率上。美国舆论暗指中国政府进行汇率管制,导致人民币被低估且升值缓慢,影响两国贸易的公平竞争。此观点颇为盛行,引发了世界范围的广泛关注与讨论,令我国经济与外交承受巨大压力。清华大学国际经济研究中心鞠建东、刘庆、马弘、钱颖一、魏自儒,在研究中美贸易结构时发现,尽管近二十年来两国贸易总额以平均每年近20%的速率持续增长,但双边贸易结构极不平衡。对美出口占中国对世界出口总额的比重,从1989年的6.6%增长到2008年的17.7%。但令人惊讶的是,尽管美对华出口总额在不断上升,但其占中国从世界进口总额的比重却从1989年的9.7%降到2008年的7.2%。因此,中美贸易失衡的准确描述应该是:为何美国对中国出口太少?

美国在高技术行业对华出口过少,但大量出口低端产品。以2005年为例,在出口到中国的6000余种商品中,美国在其技术含量最高的15种产品上,对华出口额共计30.7亿美元,占当年对华总出口额的10.6%,而这15种高技术产品共占美国对印度出口总额的18.1%,显著高于中国。令人惊讶的是,废钢、废铜和废铝对华出口占其全球出口的份额分别达到75%、61%和61%,位列美对华出口份额的第一、二、三位。

根据比较优势原理,一国应更多出口其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而进口其不具备比较优势的产品。用相对劳动生产率来表示一国的比较优势,研究表明:中国出口份额与中美相对劳动生产率是正相关的,且其相关性近年来有了明显提高,说明中国对美出口符合比较优势。但美国出口份额与美中相对生产率的相关系数却为负数,且从2001年起,负相关程度变得更为明显。这表明,美国在其具有较高比较优势的那些行业,对中国的出口反而比较少!进一步,在美国相对中国生产力越高的行业,对中国的出口比起世界其他国家越少。美对华出口的这种结构性扭曲,被称之为“反比较优势之谜”。

什么政策使得美对华出口严重扭曲,“反比较优势”?我们不得不将目光投向美对华的出口管制。多年来,出口管制一直是美国保障国家安全、维护经济地位的常用手段之一,针对中国的出口管制政策更是其中的重头戏。

早在冷战时期,美国就发起“巴统组织”(即巴黎统筹委员会,是对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禁运和贸易限制的国际组织。1949年11月正式成立,成员国包括美国、英国、日本、澳大利亚等17个国家)以对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军事禁运,中国位列其中;随后受朝鲜战争影响,巴统组织于1952年专门成立了“中国委员会”,对中国实施比苏联和东欧更严厉的禁运政策,甚至连不属于巴统贸易管制范围内的207种物品,也不分级别对中国实行禁运。冷战结束后,美国又主导制定了“瓦森纳安排”(一种建立在自愿基础上的集团性出口控制机制),看似是对之前管制的松绑,其本质却是专门针对中国的出口干涉政策。

近年来,美国对华管制政策时松时紧,几经改革,但积弊难除。2007年,美国商务部发布了《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口和再出口管制政策的修改和阐释;新的经验证最终用户制度;进口证明与中国最终用户说明要求的修改》,再次对中国进行特殊处理。其中规定:飞机和飞机发动机、航空电子设备、导航系统、通讯设备等9个大类产品被列为“可能增强中国军事实力”的产品和技术,禁止出口到中国。

美国对华出口管制,表面上针对的仅为军工、航天等关系国家安全的产品,但由于产品种类划定的模糊和审批手续的繁杂,对中国高新技术产品的进口也形成了极大阻碍。

关于“人民币低估造成美国对华贸易赤字”这一命题的讨论持续已久,却迄今尚未达成共识。然而,实际经济数据所揭示的中美贸易结构的扭曲,无疑提醒各国政界与传媒:人民币汇率绝不是两国贸易失衡的唯一原因。中美贸易失衡的准确描述应该为:为何美国对中国出口太少?更进一步,为什么美国在其比较优势越强的产业,对华出口越少?中美贸易对话的中心议题,应当是“美对华出口结构扭曲”,而不是“人民币汇率”!

2010年5月,中国美国商会发布2010年《美国企业在中国》白皮书,其中引述了对中国商界的一项调查结果:出口管制直接导致美国出口额下降,估计这一数字每年高达数十亿美元。从微观角度看,由于贸易管制越来越严格、审批程序越来越复杂,很多中国用户只得打退堂鼓,放弃进口美国产品,转从他国进口。失去广阔的中国市场,最终损害的无疑是美国企业的利益,随即而来的便是产值和利润下降,雇用人数减少,进一步造成社会失业率的提高。

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实体经济遭遇重创,复苏乏力。为刺激经济增长,带动就业,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0年初国情咨文中提出了“出口倍增”的新战略,计划在5年时间内使美国出口额翻一番,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出口国,并特别强调增加高技术产品的出口。

商务部陈德铭部长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指出:若美国希望通过贸易立国,必须重视中国这个贸易伙伴。作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贸易总量已近世界的十分之一,却仅占美国出口的份额的5.5%,仍存在很大拓展空间。然而在出口管制政策的影响下,中国对美国低端产品的进口已近饱和,很难有显著增加,因此,是否能够真正放松对华出口管制,对奥巴马政府的“出口倍增”政策,及其重振经济的目标都具有重要意义。

鞠建东主要成就:

(1)动态结构分析方法: 开创性地将宏观国际经济学中的动态跨期模型和微观国际经济学中的结构分析模型相结合,建立动态结构分析方法,并将之应用到国际收支理论(与哥伦比亚大学魏尚进教授、香港中文大学施康教授等合作),提出新兴国家(比如中国)的国际收支顺差是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之间经济结构差别的均衡现象;将之应用到产业动态结构理论(与世界银行林毅夫教授、香港科技大学王勇教授等合作),提出产业升级与经济结构调整的动态模型。

(2)金融制度与国际经济:开创性地将金融制度引入一般均衡模型,建立实体经济和金融制度的理论联系(与哥伦比亚大学魏尚进教授合作),并由此分析金融制度对国际贸易、资本流动的影响,成为国际上该学术领域的主要理论模型之一。

(3)国际贸易政策:提出通过贸易改革提高社会福利的充分必要条件(和宾州大学Krishna教授合作)。在各国通用的Feenstra教授所著的国际贸易研究生教材中,这个条件被称之为“Ju-Krishna 定理”。

(4)自由贸易区:和Krishna合作建立的产地规定模型是国际学术界自由贸易区理论中主要的微观经济模型之一。

(5)产业组织理论:与Baye and Crocker合著的垄断竞争企业的子公司模型是子公司理论(Divisionalization)中Google Scholar引用最多的文献。

领袖精英网】珠宝、文玩、国礼,应有尽有请加微信 xboy6688

 

淘宝天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