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园揭秘:曹波和落马书记张晶川到底有没有权钱交易?

淘宝天猫

原创: 吃瓜的万小刀

东北清朝龙脉之地,有一个比故宫大3倍的私家庄园:

曹园格局宏大,非小巧的江南古典园林能比。各建筑群落以山分割,以森林隔断,实乃中国独有。

亭高听涛,榭低弄水,廊庑曲折,钟楼高耸,影壁石雕,栏杆玉砌,做工精细,皆有典故。奇石异木,散见园中,疑为天外遗赠。

曹园的室内装修,完全承袭古人手法,实木雕刻。雕工之精细,氛围之清雅,令人叹为观止。

……

这家神秘的庄园,常年大门紧闭,外人不得入内。

2019年3月20日上午,牡丹江市副市长带队的联合调查组,都被这座神秘庄园拒之门外,直到半个多小时后,才得以进园调查。

一座私家庄园,竟敢挡副市长大驾,其老板曹波到底有何来头?这家始建于2005年、总占地2.3平方公里的违建园林,为何到到14年后才被查封?这背后到底是谁在充当曹老板的保护伞?

个中猫腻,且看正文。

一、

1993年,36岁的东北人曹波在上海成立上海森懋实业有限公司,注册资金688万元,其主要经营范围为钢丝、轮胎、橡胶原辅材料等。

其注册地址为松江区车墩镇,离韩寒老家金山区亭林镇约20公里,车程半小时。

36岁的东北人曹波为什么去千里之外的上海开公司?又为什么成立一家经营钢丝、轮胎的公司?通常情况,如果没打通钢丝的销售渠道,是不敢贸然开公司的。

曹波的销售渠道就是上轮集团。

上轮集团始创于1990年,由国内最早生产轮胎的两家著名国企——上海大中华橡胶厂和上海正泰橡胶厂强强联合组建的。随后,上海大中华橡胶厂的著名品牌“双钱牌轮胎”和上海正泰橡胶厂的著名过气品牌“回力鞋”,也划归上轮集团旗下。

“双钱牌”轮胎里用到的钢丝就是曹波公司供货的。

曹波跟着上轮集团吃肉喝汤,小日子过得好不滋润。直到90年代末,上轮集团领导班子调整在即,届时曹波供货商的身份可能就会被踢出局,于是,他伙同前任领导精心布置了两道保险:

其一,在1999年,他成立另一家公司——上海天轮钢丝有限公司,由双胞胎儿子曹超、曹越各持50%股份,仍然为上轮集团提供钢丝。一旦森懋实业被踢出局,还有天轮钢丝。

其二,向银行贷款1000万,由上轮集团担保,老领导签字。这等于把自己和上轮集团捆绑在一起。

2000年,上轮集团新任董事长范宪上任,国企董事长和私企老板的交锋,就这样拉开序幕。

二、

范宪,祖籍江苏如皋,1954年生,3岁丧父,17岁在上海制皂厂当钳工,因表现出色,得到了前往华东理工大学化工机械专业学习的机会。

此后人生开始逆袭,先后担任上海制皂厂厂长、上海油墨厂厂长、上海白象天鹅电池有限公司总经理,为中国轮胎、制皂、电池、油墨等民族工业的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那一年,46岁的范宪可谓春风得意,甫一上任,就大刀阔斧,清除前任班子的痕迹,增加自己的影响力。他翻开供货商名单,很容易就看出森懋实业和天轮钢丝之间的关系,于是两家公司全部踢出局。

曹波想找范宪疏通,可是连面都见不着,于是便动用他早已埋伏下来的杀招:

将上轮集团提供的1000万担保停止还贷,自己的公司也准备申请破产。

很快,银行就在上轮集团帐上划走了1000万。这下轮到范宪火烧眉毛了,他主动找曹波面谈,双方达成协议:

曹波公司继续供货,银行划走的1000万,从货款中扣除。

经此一役,范宪见识到曹波的手腕,而曹波的危机并未解除,因为这多少有些逼范宪就范的意思,一旦1000万货款扣除完毕,范宪势必秋后算帐,将自己踢出供货商名单。

咋办呢?

曹波双管齐下,两招齐发:

其一,自己找机会拉拢范宪,把他拉下水,跟自己穿同一条裤子,以后事情就好办了。

其二,他打听到范宪唯一的女儿范颖颖在德国留学,便让自己儿子曹超去献殷勤,如果成为儿女亲家,那以后就可以大快朵颐了。

2003年底,范宪遇到一麻烦事,那时上轮集团准备在范宪老家如皋开设分厂,原本由管理人员和技术骨干出资约1590万元,占总注册资本比例18.17%,但被上海证监局警告退出。

范宪无奈,该找谁接盘呢?

正在此时,范宪因脚伤住院,曹波趁机行贿2万元,范宪便要求曹氏父子接手如皋分厂的股份,但曹氏父子自称资金不足,范宪挪用了3100万元的资金,以预付款的名义打给了曹氏父子。

与此同时,波曹儿子曹超跟范宪的女儿范颖颖有了很大进展,起初,曹超帮范颖颖买德国的来回机票,并提供机场接送服务,后来确定恋爱关系,还给范颖颖买了一辆保时捷,供范颖颖回国放假时使用……为解相思之苦,曹超更是多次赴德国与范颖颖约会。 

范宪就这样就范了。

三、

2005年,曹波见儿子曹超如此能干,便把天懋公司董事长的位置让给了曹超,自己则回到牡丹江老家,打造自己的私家园林——曹园。

曹园位于张广才岭的大森林中,往西北40多公里就是威虎山,往东南10公里是牡丹江市区,总占地2.3平方公里,相当于3个故宫那么大。

张广才岭,跟张广才没什么关系,其名源于满语,意为“吉祥如意”。张广才岭是长白山支脉,其山势高峻,地形复杂,既有悬崖绝壁,又有深谷陡坡。

历史上,张广才岭所处的长白山曾是金、清两代王朝的发祥地,特别是清朝,视此处为龙脉禁地。

曹波信风水,也很迷信。比如他的劳斯莱斯,车牌是黑C88888,甚至成立曹园文化公司时,都选在2006年6月6日。

曹波在牡丹江兴建曹园之时,其子曹超在上海跟范宪一家的“经济往来”越来越密切。

2005年5月,范宪将4套房子过户到曹超名下,曹超以过户费名义送给范宪贿赂款33万余元。

2006年暑假,范宪的女儿范颖颖从德国回沪探亲,曹波赶往上海,请范宪一家吃了一顿订婚宴,同时送给范家一张600万元的存折,后来范家又退还了500万元,毕竟以后孩子结婚了,都是一家人,分什么彼此呢。

2007年夏天,因为范宪妻子的一句话,曹超又用黑色拉杆箱送去数百万元现金。

……

2008年8月3日,另一名与范宪有“经济往来”的陈洁被纪委带走,当晚,范宪夫妇与曹家父子密议了3条出逃方案:

首先,从空中走,坐飞机去国外;如果不行,就从上海坐车到黑龙江,再从牡丹江出境,跑到俄罗斯去;实在不行,就躲到牡丹江的深山老林里,来个人间蒸发。

结果,范宪被司法机关控制,范宪妻子出逃德国,与女儿会合。

随后,曹超与范宪女儿范颖颖解除婚姻关系。

2010年,范宪一案宣判,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全部个人财产。判决书中称曹波、曹超被“另案处理”。但至今,都没有处理。

因为当年负责查办范宪案的一名检察长叶青,也与曹波等人有瓜葛,充当他的保护伞。

此后,范宪在牢房里度日如年的时候,曹氏父子继续在起高楼,继续在宴宾客……更令范宪心塞的是,后来曹超故技重施,勾搭上另一官员的女儿。

多年以后,范宪妻女回国,多次举报曹波、曹超父子,2018年6月,检察长叶青因涉及司法腐败被查,可是曹氏父子仍然逍遥法外。

不知道是否跟曹超新任官二代女友有关。

四、

2008年,从上海逃回牡丹江的曹波,很快就找到第二个靠山——张晶川。

自2008年到2015年,张晶川历任牡丹江市长、市委书记。张晶川在任期间,就曾干过帮助开发商违反政策法规,违规获利的事。在张晶川任下,曹园被列为重点旅游项目。

这期间,曹园正在大肆建设,有大量林木被盗伐,里面还设有狩猎场,不少野鹿、野猪等野生动物被捕杀。

甚至,在曹波的私人宴会上还能吃到或看到老虎肉。

曹园里的博物馆里,还有很多动物的标本和化石。

曹园老虎实物标本

也是在这期间,一位名叫张学成的商人走进了曹波的朋友圈。

那时,张学成在曹园旁边也承包了一块林地,曹波多次委托张学成办事,二人便渐渐熟悉,并成为朋友。

他们一起吃老虎肉,吃熊掌,一起去打猎,曹波还在张学成面前炫耀自己藏在密室里的两支枪,一支长枪,一支手枪,他经常骑着高头大马,用这两支枪去打猎。

甚至曹波在接待牡丹江市委书记张晶川时,也三次找张学成作陪。

……

曹波没想到,多年后,这位名叫张学成的朋友,把他给举报了。

五、

张学成在天眼查里有9家公司,有一半在哈尔滨,有一半在海南。在海南的这些公司,全是和曹波一起合伙的。

2012年9月28日,海南天懋投资有限公司成立,曹波和张学成各斥资2500万,各占50%股份,公司主营房屋租赁、装饰装修、园林工程、房地产营销策划。

2015年1月19日,三亚中央大道商业管理投资有限公司成立,曹波和张学成各出资200万,占20%股份。

2016年11月9日,海南天懋中央大道实业有限公司成立,曹波和张学成各出资5000万,各占50%股份。

二人一起成立的公司,几乎都与地产业务相关,比如“三亚中央大道项目”。该项目号称投资20亿,为三亚首家景点级室内商业街,总建筑面积约7万平方米,全长约11180米,分为地下两层,五大业态,包括购物、餐饮、休闲等多种类型商铺。

项目很大,可是2016年11月18日,原牡丹江市长张晶川违纪被查。

此后,张学成和曹波反目,二人的三亚中央大道项资金困难,直到2017年,还有业主在网上发贴称,该项目停工一年……市民担心成烂尾工程……

后来,该项目直接由上海天懋集团接盘,而上海天懋集团实际控制人正是曹波的双胞胎儿子曹超、曹越。

张学成和曹波的矛盾变得不可调和,二人打起了官司。

张学成称,曹波将自己2500万注册资本转为他用,并且伪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开具虚假发票,从银行骗取贷款,并将该贷款占为己有。

张学成还称,在2016年9月至2017年11月间,曹波共计挪用公司资金4800余万元至其儿子曹超、曹越控股的公司账户及曹越个人账户;曹波从海口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骗取2000万元贷款,几经周转转入其个人账户;海南天懋公司欠付个人债务共计8000余万元,已无力偿还。为此,张学成提出解散海南天懋公司的请求。

但法院最终驳回了张学成的诉求。

张学成开始多方奔走,举报曹园违建。

六、

2018年10月,国家林业局过问曹园毁林事件,承包给曹园主人林地的军马场表示,我们是签了合同的,也要求承包方必须确保林地所有权及用途不改变,确保森林蓄积和质量不降低。当然,我们也发现它变更了林地用途,但由于没有执法权,只好向森林公安上报。

森林公安局则表示,我们只有遇到刑事案件、违法毁林或者非法占地了,在有报案的情况下才会去,森林公安没有日常监管的责任,而日常监管责任在军马场下边的一个林场。

牡丹江市国土资源局表示,我们在2009年、2015年、2018年对曹园未经批准违法占地建设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查处的违法占地面积分别是7000平米、5736平米、2367平米,按照每平米5元的标准进行处罚,并责令其自行拆除。三次行政处罚下来,罚款共计7万5千多元。

结果,该罚款罚款,曹园不仅没有自行拆除,还仍然在疯狂违建。

为什么没有申请强制执行?什么只处罚不强拆呢?

直到2019年3月19日,中国之声、《新闻1+1》先后报道了“曹园违建毁林事件”,此事才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2019年3月20日,黑龙江省林业和草原局等9个省直部门组成的联合督查组到达牡丹江市开展督查工作,牡丹江市专项调查组已全面进驻曹园,曹波也开始接受调查组调查。

2019年3月26日,调查组公布调查结果,3月27日上午10点多,曹园大门被爆破拆除。

爆破现场照片

七、

曹园虽然拆除了大门,但还有几大问题待解:

1、2010年,范宪落马后,曹氏父子是如何置身事外的?

2、曹波和落马书记张晶川到底有没有权钱交易?

3、曹波宴请宾客所吃的虎肉、熊掌,是从何而来?博物馆里的动物标本,来源是否合法合规?

4、曹超的现任岳父是个什么来头?有没有滥用公权为曹氏父子谋利?

详情咨询 加我微信号:8254808


蜜蜡是中国人的最爱,目前处于低价阶段,喜欢的抓紧入手。




领袖精英网】珠宝、文玩、国礼,应有尽有请加微信 xboy6688

 

淘宝天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