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董事长陈峰:我尘缘未了

淘宝天猫

从全球超级大买家到大卖家,不过三年时间,海航大起大落。围绕着这些风波和意外,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在11月14日接受了《财经》及另外两家国内媒体的采访。


去年此时陈峰曾接受《财经》专访,当时他感慨,自己对世间事已觉索然无味,只希望尽早退休。


一年过去,物是人非。



|起落

 

《财经》:距离上次采访已过一年,这一年海航可谓天翻地覆,你曾说海航总能预知未来,你是否有预见到今时今日海航的境况?

 

陈峰:当然了,否则海航还能活到现在?

 

《财经》:海航这三年大起大落,内因和外因,哪一个是主因?

 

陈峰:这次危机的根本原因,是我们在走出去过程中对宏观形势判断失误,加之自身发展偏离主业,节奏把握不好、严重性估计不足,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内因是主因,我们自身修养不够、欲望太大、速度过快、步伐不稳、偏离主业,把我本来退居二线的都给逼出来了。

 

《财经》:从创业至今,海航25年来经历了多次危机,这次危机有何不同?

 

陈峰:航空业是一个风险大、收益薄的重投入行业。1997年非典、2003年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海航发展中遇到很多波折,但总能化危为机。只不过当时海航没那么大,外界并不关注。

 

这几年海航被中国和世界的各种因素搅在里头。中国在强大,在影响世界格局,海航当了一次出头鸟。

我们去年债务市场还了300多亿,接着又1000亿进去了。但各级政府知道,海航今天问题的性质是流动性困难。在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国家伸出了温暖的手。他们像一个大人关注一个小孩,给我们关爱,给我们支持。

《财经》:海航巅峰时的七个产业集团已变成四个,如今变成“两主两辅”,接下来“两辅”会合并还是卖掉?

 

陈峰:我们今年已经处理了快3000亿资产,还会继续加大处置力度。我们马上会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布第一批要处置资产的清单,大约十几个。还会有第二批、第三批处置清单。我们的原则是——非主业业务剥离、非健康产业退出。聚焦航空运输主业,非主业坚决不要了。

人就是欲望太大,我们要断掉人的某些欲望。

 

我们资产处置时间估计比预计的要慢。国内外经济形势不好,有些签完协议拿不出钱了。多好的楼,都卖不动。怎么办呢?我也不能降成萝卜白菜价,慢慢卖。

 

《财经》:这实际是把海航过去多年的扩张推倒重来。一切似乎回到了2015年之前。那到底什么变了?什么没变?

 

陈峰:过去的过去了,不过换了一种形式。非主业的东西少了,但主业还是扩大了。这么大的航空规模,在体量上也算是世界500强,也挺大个儿。我们要聚焦,做精、做强航空主业,这是进步,而不是回到过去。而且,我们经历了这么大的苦难化险为夷,在哈佛商学院当案例都可以。

《财经》:一年时间从超级大买家变成超级大卖家,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陈峰:有关集团去杠杆的指示,我们得心无旁骛的执行。当初买资产是一种需要,现在卖也是一种需要,企业生存的需要。

《财经》:有人评价,海航本质上是没有战略的,除非无限变大也是一种战略。

 

陈峰:我们原来的战略是以规模为导向,大了以后再在资本市场慢慢做强,这有个步骤问题。只是现在大了以后你先承受不了,必须往回缩。世界总共有20多个大的行业,我们差不多就做了十个。这是不对的。

 

《财经》:做大、做强和做久之间,怎么选,为什么?

 

陈峰:做精。至于做久,谁知道它能活多少年?你没死你就命够大了。

《财经》:在你的带领下,海航还会继续变大吗?

 

陈峰:有可能,但前提是做精。

 

《财经》:海航千亿债务有多少会在今年到期?

 

陈峰:我们的流动性在逐步恢复。我们现在59%负债率,等我们资产处置完,负债和资产规模都会减,我判断负债率会降到50%以下。

 

《财经》:你认为海航最危险的时候过去了吗?

 

陈峰:正在逐步过去。一定会过去,一定可以过去,有中央国务院、海南省委政府的关怀和支持还过不去吗?

 

|政商

 

《财经》:中央领导人多次倡导“亲+清”的政企关系,你如何理解“亲”、“清”二字?

陈峰:亲就是有困难支持你,给你亲人般的支持;清就没有权钱交易。

 

《财经》:有人评价,海航这三年大起大落,一是宏观环境,一是政商关系。你如何评价海航的政商关系?

陈峰:我理解的政商关系就是“亲、清”关系。政就是政府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商就是遵纪守法、按章办事。海航发展过程中得到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关怀和帮助,而海航跟党走、把企业做好,这就是典型的“亲”、“清”关系。

《财经》:经过这几年,你对中国的营商环境是更乐观还是更悲观了?

陈峰:民营企业的成长过程,是一个野蛮生长、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但怎么可能一直那样?环境有了巨大的变化,你能不变吗?

面对这样的变化,你还躺着享受、不学习,当然要淘汰。我这几年每天给自己规定功课、每天毛笔手写学习笔记。我就看领导人讲话,其他我都不怎么看。这些年我写了280万字,都可以申请吉尼斯记录了。

海航发展壮大的历程和屡次渡过难关,就是党和国家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最生动案例。我们的辉煌因为此,困难后得以再生也因为此。中国的经济制度决定了民营企业真在成长中遇到困难,会得到党和国家的支持和帮助。我再一次深刻体会到了中国的制度优势。

《财经》:海航、万达、复星、安邦都曾被认为是中国在全球的大买家,但四个企业四种结局,为什么?

 

陈峰:因果不一样,海航的使命是造福于全社会。我们今年调整是因为我们问题来得晚。

《财经》:你认为什么是符合中国、符合时代的企业家精神?

 

陈峰:改革、创新、勤俭奋斗,能够跟党走的人。

 

《财经》:如果可以送一句话给民营企业家们,你会跟他们说什么?

 

陈峰:好自为之。

 

|终局

 

《财经》:王健的去世是一个意外吗?

 

陈峰:当然是意外。他去世当天,我紧急飞去了法国,亲眼看见,一个小坡上一个百年教堂,教堂外面那墙就十多米,墙那么窄,下面全是石头。他喜欢冒险,他又爱照相,当时发生意外,“砰”的掉下去了,就这么简单。

 

《财经》:最后一次和王健交流是什么时候、聊了什么?

 

陈峰:今年6月初我过生日,他当时在香港,给我送了两件生日礼物。一个是他收藏了很久的犀牛角,他是属牛的,他喜欢艺术品,我不一样,我没品位;还有一个礼物是一个大肚子蛇,红色水晶工艺品,这个蛇的肚子特别大,我属蛇。后来我想,估计他是想形容我很包容。

 

《财经》:当时他对你说了什么?

 

陈峰:没有,我没见着他。我们原来很多交流,后来他老去香港,交流少了点。他爱吃,能吃这么一大桌,觉得什么都好吃,我呢什么都不能吃,就吃点草(素食),所以我们俩就吃总吃不到一块。

 

《财经》:你和王健共事30多年,假如早知道缘分只有30年,过去哪些大的事情可能会改变?

 

陈峰:我不知道,这一切都超过我的预期。我本来已经特清闲去做我该做的事,老不做少事,我65岁了。结果我又突然奔到第一线了,好家伙,痛苦不堪。

 

《财经》:王健去世后,你对内做了一系列人事调整,包括把陈晓峰提拔进董事局,是在考虑接班人问题吗?

 

陈峰:王总走的前一星期,是他把陈晓峰调整为董事长助理,他都没和我商量。陈超本来就在海航,这个调整也是之前就做的,和我都无关。

 

《财经》:你会重用什么样的人?

 

陈峰:爱海航、听指挥、跟党走、靠得住。

 

《财经》:王健曾有个杯子理论,企业是小杯子,如果小杯子出了问题,再怎么调整,不过是把白水换成茶水,但如果把小杯子放在大杯子来考虑,问题就好解决。你如何评价这个理论?

 

陈峰:我只知道海航是一滴水,国家和社会是一个大海,这滴水放入大海之中,才永远不会干枯。海航25年能在商业上取得奇迹,是因为这个伟大的时代,在中国的奇迹中,海航是一个改革开放大潮中的一朵浪花。没有这个大背景,绝无可能。

 

《财经》:可否用一句简单的话回答,海航是谁的?

 

陈峰:海航既是我们的也是公众的,但归根到底是公众的。

 

我们六个创始人五年前把股权全部捐出,成立了海南慈航基金会。海航集团现在最大单一股东是海南慈航,我们六个人都签了承诺书——活着可以享受权益,但死了不能留给后人也不能卖,都还给公众。

 

《财经》:海航的终局会是什么?

 

陈峰:做满足人民美好生活而努力的“店小二”。别人都说今天是我们的失误,但我觉得这是我们应该承受的。

《财经》:你想过出家吗?

 

陈峰:我尘缘未了,银行欠那么多钱没还呐。

《财经》:你这两年是否有过绝望的时刻?

陈峰:我没绝望,我对未来充满希望。因为我走的路是寻求生命和解脱的路。

领袖精英网】珠宝、文玩、国礼,应有尽有请加微信 xboy6688

 

淘宝天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