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岁高龄的基辛格再度来华为哪般?

淘宝天猫

现年95岁的他一如既往地精明敏锐,仍然充满对生活的热忱和对国际事务的浓厚兴趣。基辛格不是个纯粹的读书人,他是政治家、商人、学者,是国际政治大家,对他的话,哪些是场面话,哪些是真心话,有必要做一番抽丝剥茧。

基辛格中美关系开拓者

在美国政坛,亨利·基辛格被称为常青树。肯尼迪执政之初,读了哈佛教授基辛格的新书《选择的必要性》,邀他出任白宫顾问。那时基辛格还书生气十足,给肯尼迪提出的建议多为长篇大论的学术意见。到1962年中,两人就“拆伙”了。基辛格说“双方都松了口气”。但没过几年,他就真正进入了美国政治决策圈。

1968年11月20日,当时的纽约州州长纳尔逊·洛克菲勒正在他办公室附近的一间小公寓里,与基辛格和其他几位顾问共进午餐。他们一边吃一边商量,如果当选总统尼克松邀请洛克菲勒入阁,他是否接受,如果接受,又该选择什么职位最有利。

这时,电话铃声打断了谈话。尼克松办公室果然来电话了,只是,对方要约见的是基辛格,而不是州长。

当尼克松提出让他出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时,基辛格欣然接受邀请。他对当时的美国太担忧了,迫切希望尽其所学,拉自己的国家一把。

1960年代后期,美国正经历一个自我怀疑和自我怨恨的时期。一场美国人积极投入但又无法收场的越战,把社会拖入分裂泥沼,反战浪潮涌起,甚至引发了一连串暗杀和城市暴乱。

过去,美国人一直沉浸在自豪中。二战后,是他们建立了联盟,维护了安全与和平;是他们帮助建立诸多国际经济组织,助推世界繁荣;是他们促进西欧、日本等工业国家成长,为新兴国家提供发展援助,如此等等。

但一场越战,让一向支持美国承担国际义务的民众变得灰心丧气。基辛格说,“1960年标志着我们的清白无辜已经结束。”很多人对国家充满疑虑,新的孤立主义兴起。

无论肯尼迪还是林登·约翰逊,都没能找到弥合分裂,带领美国走出泥潭的办法。美国的分裂不断加剧,情况越来越糟。

这时候,一个政治家该怎么做?是迎合和利用社会情绪爬到台上,兑现承诺带着国家脱离世界;还是承担责任,引导社会和国家克服困难,走向真正对国家有利的道路?

尼克松和基辛格,勇敢选择了后者。基辛格说,这也是他当时决定接受邀请的原因。

获任之前,基辛格说自己是个“历史学家”。他写过一些书和文章,探讨19世纪欧洲的外交,希望从中寻得一些“教育意义。”

这个教育意义,用他后来的话说,一是“没有哲学,政策就会没有标准”;二是“没有均衡,世界就会没有和平”。

总结起来,一是制定政策时要有战略眼光,二是要通过积极参与来制造均衡。毕竟,历史上美国摆向孤立主义那端的时刻,无论对自身还是对世界都没带来什么好处。

后来基辛格协助尼克松,顶着国内的汹涌民意和舆论重压,同时在几个方向上做出努力:结束越战,在核武器阴影下与苏联谈判,夯实与西欧、日本等联盟国家的联系,逐步把新兴国家、包括社会主义中国纳入新的世界均势。

虽然原因和历史背景不同,但1960年代末的美国与2010年代的美国仍有很多相似。两个时段的美国,都陷在分裂和疑虑中无法自拔,都一时无法在世界中找准位置,都在困境中露出向内收缩的倾向。

1960年代末至今的50年间,基辛格一直以各种形式,为美国历任总统担任顾问角色。

美国的选择影响世界

2014年,基辛格在纽约邀请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一行午宴时,围绕世界秩序和中美关系进行了对话。当时基辛格表示,自己最担心、思考最多的是世界秩序所发生的变化。他说,19世纪以来世界秩序的中心在欧美,21世纪世界秩序的中心在亚太,亚洲最大的变量是中国在未来20年的持续增长。

基辛格数年前就谈到过美中贸易摩擦问题,他当时的看法是务实的,直到现在看也并不过时。他说,国与国间的贸易摩擦不可避免,很多国家都经历过。中国对美的贸易顺差会持续,但“以我对中国经济政策的理解,中国也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经济更加依赖于消费而不是出口”。

可以看出,基辛格对中国的经济前景持有乐观的态度。他将中国、美国、印度、巴西视为未来全球经济的新引擎。他说,美国经济的基础正在发生根本的转换,从能源纯进口国变为能源富余国,这会对经济状况产生巨大的影响。由于汽油变得更便宜,缓解了美国制造业的高成本困扰,美国也有可能成为低成本工业制品的生产者,“这在几十年内将得以实现”。

在这样的关键时刻,美国领导人的选择非常重要。基辛格曾说:“中国的选择将影响和改变世界。美国必须考虑还有多少时间、多少空间可以维持现存秩序,并需要构思未来的世界秩序。”其实,美国的选择也同样将影响世界。从历史的经验看,每当美国领导人对外选择开放的经济政策,对内积极解决产业的升级换代,美国经济就变得更强大,社会就变得更富裕。反之,当美国领导人将国际贸易视为零和游戏,短视地拥抱关税壁垒,相伴而来的总是经济的收缩和萧条。

基辛格不止一次强调,美中合作对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至关重要。双方应把友好与合作作为共同目标,并为此作出不懈的努力。作为一个15岁移民美国、二战中在美国陆军服役、执掌过美国外交的德裔犹太人,他对美国利益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正因如此,他对美中合作的强调才更值得一听。这对中国是好事,对美国更是好事。

95岁高领再度来华

来华之前,基辛格在新加坡参加了“创新经济论坛”,在谈到中美当前关系时,他说:

“如果世界秩序由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持续冲突来定义,它迟早会有失控的风险。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如何爆发的历史。”

“在18世纪晚期到19世纪初,当时那些主要国家并不清楚爆发战争所带来的后果。正相反,今天的人们都很清楚,如果中美爆发武装冲突将会带来什么。

“一些分歧不可避免,但目标必须是(美中)两国都认识到它们之间的根本性冲突将破坏对(当前)世界秩序的希望。”而他“认为这个目标是可以实现的,事实上,我对此相当乐观。”

2018年11月8日,国家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

基辛格表示,很高兴在美中关系步入新阶段的重要时刻再次来华并见到习近平主席。在过去的几十年岁月中,我多次访华,亲眼见证了中国的发展。当前形势下,美中合作对世界和平与繁荣至关重要。我高度评价中方为此所作努力。发展美中关系需要战略思维和远见,美中双方要更好地相互理解,加强战略沟通,不断扩大共同利益,妥善管控分歧,向世人表明美中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希望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即将在阿根廷二十国集团峰会期间举行的会晤顺利成功。

基辛格表示,我不同意把中国作为对手的观点。美中是两个重要的大国,美中关系对两国和世界都至关重要。双方有必要从更宽广的视角看待两国关系,为美中关系长远稳定发展确定基本遵循。双方加强合作,有利于应对当今世界面临的复杂问题。我赞同双方通过对话妥善管控和解决好两国间的具体分歧。

基辛格进一步指出,“一些分歧是不可避免的,但目标必须是两国都认识到它们之间的根本性冲突将存在破坏世界秩序的潜在可能。美国人需要了解到并非所有危机都是由恶意造成的。中国也需要继续超越现阶段亚洲大国的模式。”

我一向认为,美国要建设世界秩序,必须把中国作为合作伙伴。在当前形势下,无论美国还是中国,都不应寻求联合盟友与对方作对,而应该寻求解决根本问题,扩大共识与合作。我们要尽一切可能阻止两国对抗风险变成现实。”

基辛格在谈及中美经贸问题时表示:“解决美中贸易争端的关键是坚持沟通对话,在经贸关系上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新平衡点。美中双方在谈判上存在较大理念差异,双方完全可以相互学习,取长补短。事实上,美中双方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科技进步对社会结构和生产方式的冲击,这才是对两国政府治理能力的真正考验。”

基辛格代表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站在他身后的,是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这个网罗了全美政商学军界精英人物的群体,堪称是全美最顶尖的权势集团。对外关系委员会的网络横跨了数界总统。对外关系委员会的其他成员,形成了华盛顿的权力纽带。对外关系委员会时刻发挥着影响,对外关系委员会成员主宰着全球银行业务,掌控着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情报收集系统,而且大多数媒体巨头和大多数总部位于美国的富可敌国的跨国公司,也在他们的控制之下。

现任总统特朗普,也在胜选后第一时间与他见面。特朗普大选获胜后,他的外交团队,当然也少不了外交委员会的身影。

美国中期选举刚结束,特朗普的权利将极大的受到限制,民主共和两党将重新划分利益和权力,基辛格就到中国访问,这显然不是偶然的。

领袖精英网】珠宝、文玩、国礼,应有尽有请加微信 xboy6688

 

淘宝天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