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经济学家曼昆批美国新总统特朗普

淘宝天猫

朗普新官上任放了N把火,不仅把全世界得罪了一遍,在美国内部也引发了巨大的分歧和争议。一纸“移民禁令”更是引发全美高校的集体抵制和声讨,作为在美国出生的乌克兰第三代,哈佛经济学家曼昆也是众多反对者中的一员。

在经济上信奉政府干预、在政治上支持共和党的保守主义、连家都安在以坚持传统而著称的波士顿旁小镇Wellesley,曼昆对特朗普经济学毫不认同。

在曼昆看来,特朗普的团队几乎把经济学教材上列举的每一个错误都犯了一遍。

在三年前接受我专访的时候,曼昆就曾经从经济学的角度探讨了移民制度与全球化、如何消除贫困与贸易赤字、以及为何他致力于让每个普通人都学习经济学知识,这些观点在今天看来,仍不过时。

 

这两本教材能够勾起你多少青春的回忆啊!

“什么,曼昆居然这么年轻?”,“以为他都去世好几个世纪了,发现竟然还是个帅大叔”当我把采访格里高利?曼昆(Gregory Mankiw)的照片po到朋友圈的时候,不少经济系科班出身的小伙伴全傻眼了:作为哈佛大学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终身教授、全世界最畅销经济学教材的作者、美国最顶级的经济政策智囊,拥有如此多头衔的曼昆竟然还是个“50后”帅大叔。

不过也不能全怪小伙伴们孤陋寡闻,曼昆大叔似乎对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不是非常感冒,他很少关注中国的具体问题,这么多年他就来过中国一趟。

并非曼昆怠慢中国,相反他对中国还很感兴趣,据说哈佛广场上那家著名的“燕京”中餐馆是曼昆的大爱(这家看上去应该做中国北方菜的餐馆实际上走的是迎合老美味蕾的中西合璧混搭风格,但是来自中国本土的吃货在这里无法获得满足感)

据说这家有数十年历史的中餐馆关门鸟!不过旁边的一些川菜馆倒是人满为患,看来中国的新移民已经成为主力军!

我问曼昆大叔,为什么不来中国刷刷存在感呢?

大叔卖萌道:当然去过,不过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要知道中国太远了,坐飞机得十几个小时。说到这,他还特别撑撑自己的大长腿(目测曼昆身高1米9多)

曼昆:我父母是没有上过大学的乌克兰移民

岁成为哈佛历史上最年轻的教授,30岁开始成为哈佛经济系的领军人物、撰写广受欢迎的经济学教材,44岁入主白宫成为布什政府首席经济智囊,曼昆应该是一路头戴“学霸”桂冠、被人各种仰慕膜拜的对象。但事实上,学生时代的曼昆似乎没有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禀赋,相反他还患有“阅读障碍”,这个问题直到现在都困扰着他。曼昆大叔承认,书读不完是他没能从哈佛法学院博士毕业的主要原因。

曼昆还透露,自己在大学时代还因为数学不好一度非常自卑。尽管他本科毕业于普林斯顿,26岁获得MIT经济学博士学位,但再怎么努力,数学成绩都只是一般般,并非顶尖。他还表示自己的学习语言能力很弱,“我的祖父母辈从乌克兰移民过来,我的父亲还会说乌克兰语,但我没有办法学会,单词一多我就记不住”。作为乌克兰的后裔,曼昆的家庭背景并不显赫,父母都没有上过大学。

作为一个数学不太好、读书比较慢的经济学教授,曼昆透露了一下成为顶级经济学家的独家秘方:做自己擅长的事情,把不擅长的事情交给合作伙伴,“我大部分时间都找合作伙伴一起工作,他们可以完成数学和科学的推理,而我负责提出有意思的问题”,一副大老板的派头。

但就是这么一个略显呆萌的曼昆在26岁MIT毕业之后,人生便开始华丽逆袭:毕业当年MIT向他伸出橄榄枝请他加盟、拽得一塌糊涂又保守傲慢的哈佛经济系更是不惜屈尊以重金和教授职位相邀,最后哈佛胜出,曼昆也因此创下哈佛史上最年轻终身教授的记录。但问题是,初出茅庐的曼昆是凭什么征服了古板又自负的哈佛经济系呢?

这栋大白楼就是著名的哈佛经济系,这里还走出了在中国经济界赫赫有名的几位学者,包括钱颖一、李稻葵、白重恩、许成刚等,他们都师从诺奖得主马斯金。如果放在今天,也许他们就该担心自己是不是能够拿到美国签证吧。

曾和曼昆间接共事、后来在清华任教的李稻葵教授给了一个解释或许能够说明问题:曼昆在MIT的博士论文提出“菜单成本理论”,论证了价格粘性的存在,因此凯恩斯学派和政府干预政策的大本营——哈佛大学经济系士气大振,大大灭了死对头古典学派芝加哥大学的气焰,哈佛自然要不惜一切代价把曼昆收至麾下。

凯恩斯主义认为价格是有粘性的,价格不一定能够反映真实的经济状况,为了弥补“看不见的手”的这个缺陷,凯恩斯主义支持积极的政府干预,但是因为“价格粘性”这个假设长期没有得到理论证明,所以总是被信奉古典学派的经济学家所诟病,比如哈佛经济系的死对头芝加哥大学经济系(这两大门派百年恩仇也挺有意思的)。

博士生曼昆从餐馆的菜单入手进行论证,菜单成本的存在使得饭店老板并不会经常地修改价格,而是周期性的变动。如果每个餐馆都不变更价格,那么整体价格水平就会大大偏离合理价格水平,导致总体供需失衡,为凯恩斯理论提供了微观基础,也为国家干预提供了理论基础。(这算是吃货推动世界进步的一个例子么?)

题外话,这里顺便提到一个人:曼昆的博士论文导师——斯坦利·费希尔(Stanley Fischer),这也是一位美国经济学界的男神级人物,且不说他历任的官职:从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到IMF副总裁,从以色列央行行长到如今的美联储副主席,他的学生也是个个厉害:前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经济学家劳伦斯·萨默斯。这么看起来曼昆好像是混得最差滴!

 
人人有工作并不是总统的目标,打造公平的制度是政府应该做的事情

在曼昆看来,人人有工作、消除贫困的平等社会并不是经济学的最优解,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就是要容许贫富差距、就是要有失业率。“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公平,高智商的父母倾向于有高智商的下一代,这也不是靠金钱和技术手段就能够消除不平等的。”

曼昆分享了三个非常有意思的经济学观点:‘收入的代际传递’、‘均衡消费’和‘均值回归’。

人们今天努力工作,不仅是为了自己有好的生活,也希望为后代准备高质量的生活,甚至是素未蒙面的儿孙辈,都会考虑到,这是人之常情;

另外,人对物质、金钱等消费也是有度的,‘边际效用递减’的理论大家都知道,所以他们不倾向于赚多少花多少,他们倾向于每年的消费均衡在一个水平上,这样不仅可以保持好的生活品质,同样为未来可能存在的风险做准备。正是‘收入的代际传递’和‘均衡消费’的存在,导致财富不可避免地被留给了后辈。

但是最重要的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即所谓‘均值回归’:父辈的收入非常高,他们孩子的收入会低一些,尽管较之平均值还是很高,但比父辈的收入还是要低,这样一辈一辈传递下来,再高的收入、再多的财富也会趋于社会平均收入,这对低收入家庭来说也是福音,不管收入多低,你的孩子收入会增加,一辈一辈传递下来,也会趋于社会平均收入。

曼昆认为,通过政府提高累进税和转移支付等手段直接干预收入差距并不能改变贫富不均的现状,相反如果是因为劳动者技能或者科技进步导致的收入差距扩大,政府的“多此一举”反而会破坏经济秩序和影响经济效率,而如果是因为寻租等腐败导致的收入差距扩大,则需要通过制度和监管来正本清源。

普及经济学知识:让美国未来的选民有能力对经济政策进行思考

曼昆真是一代宅神,不仅中国,包括欧洲在内,他都很少去。不爱长途旅行的曼昆就爱在两个地方宅着:

一是剑桥,哈佛校园的所在地,每个学期他都会花大量的时间在学校上课、做研究和同学聊天。曼昆大叔不仅为经济系学生开课,还20年如一日地为全校学生开设“经济学导论”。据说当年樊纲和李稻葵在哈佛读博士的时候还去上过这门课呢。

我问教授,为什么时间都不够用,还要每年不辞辛苦地给本科生开这门课呢?可以用这些时间做些其他事情。曼昆大叔说,很多人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学经济,或者上经济系课程,所以希望借用这门课,帮助美国未来的选民有能力对经济政策进行思考。

此外,曼昆教授非常欢迎大家来找他讨论各种问题,邮件提前预约即可,他来者不拒,亲自回邮件、亲自来面谈,而且谈论的问题不仅仅围绕经济学,比如我就跟曼昆大叔从美国货币政策聊到了波士顿大龙虾和中国麻辣小龙虾。

二是海边,这是曼昆大叔暑假雷打不动的去处。大叔说他最幸福的时间就是扛着一大箱书去海边度假,坐在太阳伞下,海水冲打着大脚丫,这么悠闲地看上一个暑假的书。后来才知道,他早年居然还在Long Beach Island做过一个暑假的航海教练。

曼昆对推动经济学的普及可谓是身体力行。他学生时代的惨痛经历(阅读障碍症,书永远比别人读得慢)估计是留下了终身心理阴影,当上教授的曼昆决定好好修订一下经济学教材,来帮助学生减轻阅读负担,这也是为什么他的《经济学原理》等教材是所有经济学教材里页数最少、图标最简单、内容最易懂的。

作为一位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曼昆从来不端着,他不仅在学术期刊上发表题材各异的经济学论文,还喜欢在大众媒体上抛头露面和人讨论各种问题,比如他和另一位经济学大咖克鲁格曼打了半辈子的嘴仗,两个人都是少年成名自成一派,观点自然不会苟同,于是打得好不热闹,成了美国学术界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此外,曼昆还经营着一个粉丝不少的博客,里面的内容天文地理八卦娱乐都有涉猎,他还经常在博客上“自黑”。

比如他有一篇博客,引用某家媒体刻薄评论,大概内容是:不知道是不是戴眼镜的缘故,比尔?盖茨、曼昆和谷歌的施密特真是“驻颜有术”,不仅多少年都没见老,居然还一副青春期的模样,对于他们来说不是一直停留在20岁,而是留在了12岁。然后大叔呆萌地点评道:真的么?那我是不是得考虑去做一个近视激光手术了。

有没有小鲜肉的既视感!

对于曼昆大叔来说,“黑”谁不重要,嘴瘾过足才是王道。

也许正是美国的自由主义和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才能够营造出适合天才生长的环境,象牙塔里不分国籍、不分宗教。如果美国也开着国家权威主义、保守主义的倒车,这将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情。

以下内容刊于《时尚先生》

平等是乌托邦

提要:这篇小文是《时尚先生》“人生的意义”专辑中的一部分,有增删!

岁成为成为哈佛大学最年轻的终身教授,30岁开始撰写全世界最畅销的经济学教材,46岁当上白宫首席经济智囊,曼昆出名太早,大家都忘了他其实一点儿也不老

我有阅读障碍,看书很慢,这导致我后来从哈佛法学院退学,因为书太多,根本念不完。

阅读障碍也不都是坏事情,我从小就没逃过课,我也很“挑”书,看书之前我会认真地挑选,有价值的书我才会花时间看。这也是为什么,我成为哈佛经济系教授之后,要写一本普通人都能看得懂的经济学教科书,他们不用花大多时间,就能明白经济学的大道理。

我非常爱看《纸牌屋》,不过作为曾经在白宫工作过一段时间的前辈,我用亲身经历告诉大家,在白宫里的那些人可没有电视剧里那么坏,只会耍阴谋。

经济学家的任务是帮助人们理解世界是如何运行的。这并不能表示它可以帮助人们理解好和坏的本质。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你需要到哲学里去寻找答案。

对我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是弗里德曼的《资本主义与自由》,这是一部关于有限政府和自由市场的经典著作。

人们常常把平等和公平这两个概念弄混。平等是乌托邦,公平则不是,乔布斯凭借天才一样的创新获得了比所有人都多的财富,相信不会有人质疑是否公正。人们觉得不公平,主要是因为少数人通过寻租等不正当手段钻到了制度的空子而发财致富。由此导致的经济不平等继续恶化,仅靠经济手段是没有办法解决的。

我不爱坐飞机。我身高1米9,个头虽然不算最高,但是坐在机舱里已经很受罪。中国那么远,去一次得坐很长时间的飞机吧。我只去过中国一趟,还是很多年前的事情。

我每天花不少时间上网,并不觉得谷歌会让我们变笨。我非常喜欢写博客。我最开始写博客是为了和我的学生交流,探讨内容并不限于经济学领域,我很享受这样的交流。我也不觉得有了谷歌就会让我们变笨,相反,利用好互联网能够让我们变得更聪明。但是我唯一介意的是,学生们上课时间也在上网,这没有办法保证他们认真听讲。我的建议是:把电脑留在宿舍或自习室里。

不要过分夸大知识分子们所掌握的知识。很多经济学家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每年暑假,我都会雷动不动地带着一箱子书去海边,海水打在我的大脚丫上,在这里看书可比飞机上惬意多了。当然你也明白我看书的速度有多慢。除了看书,我也会去冲浪,我曾经做过一个暑假的帆船教练。

到目前我还没有遭遇中年危机,我对目前的生活状态很满意,如果非要说一样,那么就是我现在纠结要不要买辆跑车。

我应该比年轻的时候更加平和,也更加放松。坏消息就是变老了,就没有过去那么多机会去获得新的体验,而好消息是我有大把美好的回忆供我品味。

我从对教育的投入里获得了宗教般的快乐。在我这个年纪,依然坚信的东西不多,教育是其中之一。我始终坚信教育的价值和意义,坚持学习,就会让我们变成更好、更开心的人。

印象中我还想没有做过什么打破常规的事情。作为大学教授,我想最幸福的莫过于没有太多的约束和条条框框,这就意味着我不会遇到太多的规矩,我可以随心所欲地做很多事情而不用担心有人管我,无法想象象牙塔之外还有哪样工作更适合我。

经济学是我的初恋,也是我的最爱。在大学之前,我并不了解经济学,那时候的我对自然科学更加感兴趣。但是大一那年,我有一个学经济的朋友跟我讲完之后,我发现自己立刻爱上了经济学。在我看来,经济学是逻辑、数据、哲学和科学的完美结合,它是我的初恋,也是我的最爱。

但我遭遇过“青春期烦恼”:要知道我是三个孩子的爸,这些年家里总有个青春期少年,所以我的烦恼少不了,但幸运的是孩子总会长大,青春期总会过去。

我唯一觉得有点优越感的是数学。跟普通人比起来,我的数学还是有优势的,但是自从我去了MIT读经济系博士之后,这点优越感也被摧毁殆尽:因为我周围都是数学天才,这让我有点挫败。不过后来我发现了自己的优势,我能够提出很好的问题。所以我只需找一个数学比我好的经济学家合作研究就可以。

学习语言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件吃力的事情。我祖父母从乌克兰(当时还是苏联)移民到美国,他们跟我的父亲在家里说乌克兰语,但是我却学不会,我永远记不住那些又长又拗口的单词。长这么大,我只会说英语,但我很早就开始关注美国和苏联在经济和政治体制上的不同。

领袖精英网】珠宝、文玩、国礼,应有尽有请加微信 xboy6688

 

淘宝天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