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鼎健:全球最大高尔夫球会的二代掌门

淘宝天猫

“父母的早逝让我明白不能只追求金钱,要多回馈社会。”朱鼎健将这一理念奉为圭臬。观澜湖曾向四川地震灾区捐款2600万港元,救助大地震中痛失父母的无助孤儿。近20年来,观澜湖集团在慈善公益方面的捐赠总额已超过5亿元。

坐在采访桌对面的这位华商,刚刚年过不惑。在论资排辈的商界,他的同龄人或许才刚开始崭露头角,而他已挂上许多令人艳羡的头衔:世界最大高尔夫球会的拥有者,国内旅游休闲产业的领航人,港区最年轻的全国政协委员……然而,谈到对于自己的定位,他却毫不犹豫地说:“我首先是一个爱国爱港的企业家,这是我给自己的标签。”

朱鼎健是香港富二代。他的父亲朱树豪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从香港来到深圳,白手起家,打造了观澜湖高尔夫会所。

那时的朱鼎健是个平民少年,在香港的街头巷尾,过着最普通的市民生活。父母谋生养家,身为长子,朱鼎健早早地与父亲的影像重叠。父亲在外创业,朱鼎健不容自我忽视兄长的角色。

家境越来越好,朱鼎健没有过叛逆期,没有玩过文身、打过耳洞。当他的同龄同类人忙着出绯闻、上八卦杂志,他用两年时间在加拿大读完大学学位,22岁便和父亲出战商场。

2013年胡润全球华人富豪榜,朱鼎健家族位列第29,前后有郭台铭、刘永好家族,但在热衷于揭露豪门隐私的香港,朱鼎健却从来不是八卦杂志和狗仔的追逐对象。趿着夹趾拖走在香港大街上,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

朱鼎健的身体已经到了“无限相近”的地步。肌肉结实地绷在胸前,将衬衫的线条拢得圆熟。这让他的肢体语言具有张力而热情洋溢,却并不施以压迫。

晚上十点,朱鼎健准时睡眠。第二天五点起床,早上七点,他已经在从香港到深圳的路上。

这般行程,朱鼎健已经坚持了八年。八年里,每天必须做的另一件事情是锻炼身体。32岁时,父亲朱树豪被查出身抱重恙。2011年,60岁左右的父母前后去世。朱鼎健对生命的理解被“健康”重重击溃。他人生的三大主题变成工作、回家和健身。

此后,朱鼎健将自己牢牢地控制在这个稳健的范围内,长达八年时间,没有一天偏离过轨迹。他要改变自己的人生,他要守业,他要享受家庭所赋予的无与伦比的幸福各色各样的想法从他运动中的身体里涌现,抹去个中的微妙和兼顾,拎出的三大主题没有主次和先后,而是并驾齐驱,同步上路。

朱鼎健的身体已经到了“无限相近”的地步。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曾这么形容他用二十年时间跑步的状态。“应当尽的力我都尽了,应当忍耐的我都忍耐了。从那些失败和喜悦之中,具体地—任何琐细都没关系投入时间投入年月,逐一积累,最终到达一个自己完全接受的境界,抑或无限相近的所在。”朱鼎健的肌肉结实地绷在胸前,将衬衫的线条拢得圆熟。这让他的肢体语言具有张力而热情洋溢,却并不施以压迫。

只要有地板,朱鼎健就可以运动。2013年,朱鼎健的体检报告里描述,他的身体年龄是28岁,比实际年龄轻了11岁。11年的差距,是朱鼎健怀念父亲的隆重,也是超越自己的喜悦。朱鼎健完成了信仰般的重塑,通过一件简单却又极难被坚持或极易被忽视的事。也是从32岁起,朱鼎健成为一个素食主义者。

南方的深冬寒气入骨,百余个LED屏将晚会现场的每个角落放大,年轻的观澜湖员工身着T恤衫,投射到屏幕上,面容热情。 朱鼎健和这些年轻人“称兄道弟”。

朱鼎健整整40岁。在香港所有出入政界的商业同行里,他是“港区最年轻的全国政协委员”。2013年后半年,朱鼎健开始准备出席2014年全国“两会”的提案。

2013年是朱鼎健第一次参加全国“两会”,他一次性递交了三个提案,包括健康生活方式、香港内地青年文化交流以及为外国人来华留学提供建议三项提议。其中一份“中国居民生活方式白皮书”受到最多瞩目。

“目前我国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努力建设美丽中国,而这一过程不能仅从经济建设的层面谋求解决,也要从广大民众的生活方式上进行改变和变革。”朱鼎健在“白皮书”里写到。“简单、健康生活,鼓励人们多回家吃饭”,具体到如何改变,朱鼎健的答案是他自己的日常生活。

2014年,朱鼎健在提案里将生活方式导入“第六产业”。“第六产业”是国际新近兴起的经济环保概念。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相叠加,产生出“第六产业”。比如,法国每年接待慕葡萄酒之名而来的游客超过七百万,葡萄种植第一产业,葡萄酒加工是第二产业,葡萄园观光是第三产业,而将种植、采酿、卖买和观光融为一体,便叠加出产生乘数效应的第六产业。

中国是自行车大国,在汽车工业蓬勃发展的城市化布局中,这种轻便、清洁、低碳的出行工具已被逐步取代。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立志在2025年成为世界上首个零排放城市,在中国,中小城镇建设中若以第六产业进行布局,重点依托当地传统农业,延伸产业链条上的农产品深加工和特色产业,创新发展生态旅游、农业旅游、村镇经济服务业,将旅游与农业深度融合,实现科学产业配置,既避免“千城一面”,也能使农村人口就地转移就业,实现市民化。这是朱鼎健对于第六产业如何在中国落地的建议。

中国中小城镇平均人口数十万,观澜湖集团员工总数一万五千。2014年观澜湖集团新年晚会上,演唱会般的露天舞台搭建在球会深圳会所。南方的深冬寒气入骨,百余个LED屏将会场的每个角落放大,年轻的观澜湖员工身着T恤衫,投射到屏幕上,面容热情饱满。 朱鼎健和这些年均二十出头、大多数是从城镇走到一线城市从事服务业的年轻人“称兄道弟”。他从不称呼谁为“下属”,而是一视“同事”。

“兄弟姐妹们:新的一年,独身的马上恋爱,恋爱的马上结婚,结婚的马上生子。生了一胎又符合条件的马上生第二胎。” 朱鼎健这样开场,致以新春祝词。

两个香港生意人,一个是犹太富一代,一个是华人富二代,用英语互相斗捧,妙趣毕现。

朱鼎健想来自己是个很无聊的人,在很多人眼里。

2012年前,观澜湖·兰桂坊项目在观澜湖· 海口挂牌。香港兰桂坊创始人盛智文和朱鼎健开始共同出现在很多公开场合。两个香港生意人,一个是犹太富一代,一个是华人富二代,用英语互相斗捧,妙趣毕现。

盛智文在香港创办兰桂坊,每天有数以万计的人流连往返,不醉不归,自己却滴酒不沾。朱鼎健如出一辙。盛智文早上七点开始健身,雷打不动,即使总统预约,也得排开。朱鼎健在早上或中午健身、食素,从不将哪门生意的成败挂以应酬为借口。他把做企业和马不停蹄地周旋、应酬剥离为两码事,其间没有任何必然和因果。

和华谊兄弟正式合作海口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也是在2012年。冯小刚是高尔夫老手,是父亲朱树豪的老朋友。作为父辈朋友,在“看着长大”的冯小刚眼里,朱鼎健是个严以律自且极具上进心的晚辈。这样的关系中,平素是晚辈和朋友,而一旦有合作机会,也显得水到渠成。

朱鼎健的朋友和合作伙伴都不是他的同龄人。冯小刚年届六十,盛智文比朱树豪还要年长,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中军也是早一辈儿的创业者。两年一度的“观澜湖世界高尔夫明星邀请赛”上,从王志文到陈道明,和朱鼎健一起走上红毯的都是年长的“老选手”。

和盛智文不同的是,朱鼎健喝些酒。朱鼎健喜欢“没有灰色地带”的方式,喝酒将分量永远控制在很清醒。海口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项目建成运营,朱鼎健到北京出差,和冯小刚、王中军一起吃饭。餐桌上的叉烧炒饭,朱鼎健只吃米饭不吃叉烧。而喝酒,用王中军的话说,“你永远都是拥抱男的,不拥抱女的。”

2014观澜湖集团新年晚会隆重地有点堪比春晚。开场先升国旗,接着还有大红大绿的喜庆表演。朱鼎健和太太一起出席。新年派对持续到很晚。朱鼎耀上台时开怀地笑,比下午开会时还要灿烂。不笑需要他酝酿半天。而再晚一点,他一定已经回到香港。朱鼎健从来不会在出现在任何派对上。晚十点, 他准时困意来袭。

21CBR:在你父亲一代,观澜湖成为华南最著名的高尔夫球品牌,你接手后在海南等地大手笔投入,希望将观澜湖从单纯的高尔夫球场升级成大型综合性旅游休闲中心,出于什么考虑?

朱鼎健:在高尔夫球界,有一个“高尔夫寡妇”的说法:丈夫一旦爱上高尔夫球,就会冷落妻子,自己和一班朋友去打球。我希望创造一种环境,让跟丈夫一起去高尔夫球场的妻子小孩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娱乐场所,一家人能共享天伦,又各取所需。

21CBR:有观点认为高尔夫球场只是旅游地产的标配?

朱鼎健:我绝不认同“标配”的观点。只将球场当成园林绿化的景观,旁边象征性起几家酒店饭馆,那是过去的模式,只需要一个球场就够了。观澜湖在海口做10个球场,深圳和东莞做12个,这么多的高尔夫球场形成的集群效应,支撑了旅游产业的发展。

21CBR:在中国,高尔夫球沦为富贵群体的小众运动,观澜湖产业规划庞大,消费群体是否足够大?

朱鼎健:其实,高尔夫运动已经像骑马一样普及化了,现在大众化定位的一场高尔夫球也就400多块,能玩几个小时。你去KTV包个房都不止这个价。如果顾客想要私密一点的球场,可以挑更高端的。

21CBR:观澜湖目前有高尔夫球场、商业地产等六大产业,你准备重点发展哪些产业?

朱鼎健:观澜湖最盈利的部分是物业发展,但是六大产业我都非常重视,每项产业都有自己的定位和功能,不是说赢利不高的产业我就要将它淘汰。如果每项产业单独竞争,我的竞争力未必强。比如单纯投资商业地产或者单纯建高尔夫球场,政府会有多重视呢?如果形成一个综合体,大家的重视程度就不一样了。观澜湖一定是一个多元化集团。

21CBR:你的父亲观澜湖创始人朱树豪被视为商界的传奇,接手庞大的家族事业是否感到压力?

朱鼎健:别人都说创业难,守业更难。我认为商场永远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单纯的守业意味着停滞。我想做个既守业又创业的开拓者,发扬父亲的事业,将观澜湖做成一个世界知名的品牌。

21CBR:观澜湖会考虑上市吗?如果有,在哪里上市?

朱鼎健:绝对会考虑上市,不过,我要先把集团手头的几个大项目做好。我非常熟悉香港市场的上市系统,如果要上市应会选择香港。

21CBR:作为一个高尔夫帝国的经营者,你常常打高尔夫?

朱鼎健:对我来说,高尔夫只是一种商业语言,就像至今壁球仍然是英国贵族的商业语言一样。如果我不懂这门语言,会在商业交流上有点脱节。这是我自己学习高尔夫球的原因。

21CBR:在中国,掌握高尔夫语言有多重要?

朱鼎健:我留学回来,才发现整个社会上层都喜欢这项运动,包括政界人士。众多外企高管来中国,一定要下高尔夫球场,这是他们与中国各界精英玩到一处、彼此相熟的一项运动。

21CBR:你喜欢什么运动?

朱鼎健:我在外国读书的时候,喜欢玩橄榄球。此前父亲所从事的高尔夫事业,对我来说比较陌生,当时我觉得它有点慢(笑),于是,我自创了一种“跑步高尔夫”。

21CBR:什么是“跑步高尔夫”?

朱鼎健:就是一个小时之内要打完一场18个洞的高尔夫球,不坐车不走路,要跑步,创意的主要目的是锻炼体能。呵呵,请不要问我自己打得怎么样。

领袖精英网】珠宝、文玩、国礼,应有尽有请加微信 xboy6688

 

淘宝天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